哦我的Катя⭕️

不混圈,巨雷任何虫和铁的cp配对操作

笑醒了!!!!快递包裹@小蜘蛛是世界的瑰宝,小鸟们也是世界的瑰宝 太可爱辽!!

在某未来世界放鸽子呸海鸥的怀旧老牌艺术核贯彻优雅复兴中年绅士鼓打贝斯手conneR
【conneR:什么乱七八糟的

黑闸

✑有科技的魔幻,想成架空吧
✑可能会有其他cp,盾冬不拆
✑题目其实没想好,可能会改


厄斯金:“这不是什么好运气选中了他,他早晚会成为那样一个优秀的魔法师,只不过是我们现在需要他,而让他提前背负这些东西而已。有好运气的应该是我们其他所有人。”


“再来一次吗…再来一次,我也会这么做的。”


—1—


夜的巨兽匍匐在星球的此端,眼球幽幽反射出彼端太阳长距离传过来的光,眯出一个狡黠的弧度,打量着腹下的人类,几乎能听到隐隐约约湿热沉闷的低吼。漫天的星辰是他浓密虬结的须毛里的皮屑。

压抑而逼狭。

巨型的金属造物在广渺的海上演绎出一种诡异而冷漠的和谐——或许是一艘巨大的船,但它的造型着实不符由船这个字能引发的想象。与水相交之处露出一个内部还亮着光的窗子,舱里的灯光争先恐后地想从深色遮光窗帘咧开的一个口子挣脱进夜的空气,扯烂他深潜的躁动。虽然在这庞然大物的怀里,这些显得微不足道,几乎要溺死在暗沉的水中。


“龙…没有,伤害…她,杀…”棕褐色卷发的男孩把眼睛露出被子,用简单的词汇表达自己的疑惑。声音透过织物传出显得不甚清晰。

坐在床边的金发女人合上手中的儿童读本,伸出手来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对,你说得没错。”

男孩目光转到另一边,缺少黑色素的淡绿虹膜传达出直白的迷茫,眉毛微微蹙起,像在认真地思考。

“不,明白。”男孩重新看向女人,想更加直接地用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然后发现女人也在看着他,同样浅淡的眼睛里映射着灯光,充满复杂的情绪。男孩很喜欢女人的金发和蓝色的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却总觉得自己该知道些什么原因。

女人给男孩掖了掖被角,“晚安,”我的小龙,“该睡觉了。”她俯下身去给了男孩一个晚安吻,然后退出了房间,关了灯——舱外一个浪头扑打过来,把最后一点逃出铁壁的光也吞吃进肚。

女人站在房间门外,低头操作着和整堵墙连为一体的复杂锁械,随着她的手指在空中划动,每一个关卡都精准地契合进入另一个,甚至几乎没有发出声响。从第一步开始,每斐波那契数列次她就向其中某处低声吟诵一段咒语般的句子,那处便像将光投进黑湖里一样荡起一圈圈黄绿色的涟漪,并向整面墙扩散开来。巨大的锁械已经完全启动,肉眼能分辨和不能分辨的每一个零件似乎都在运动,宛如正在消化食物的怪物蠕动的消化腔。

女人听到身后有人冷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回头,只是勾唇笑了笑:“朗姆洛。”

“泽莫,我设想我与你交涉过这个问题,”女人身后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至少在这里,你应该叫我CrossBones.今天又是什么把戏?笼子里的睡前童话故事?嗯?金发美人?”朗姆洛面无表情地吹了个口哨。

女人转过身来直视着朗姆洛——她甚至和这个男人一样高。

“朗姆洛,也许你真的是为了换班,而不是为了讽刺我几句才特地跑过来的,”被称为泽莫的人闭着眼,歪头拨了拨耳边的头发,说话的同时又变化了至少四五种模样,男人、女人、老人、少年,充满挑衅意味般地展示着自己的能力,“同时,这玩意儿可不是我的小把戏,是你的上司的,你不应该把它也算在我的那份里。”泽莫向后偏偏头,向他示意自己身后那个蠕动着的巨大锁墙。

整个墙体是泛着冷光的暗灰色,看起来零散,却有繁密严谨的结构,由那些绿色的光连结起来而又有了相关性,但无法看出到底是什么材质。

“……”朗姆洛对于他口中的“你的上司”不可置否,因为他确实也没有说错。“独行者”泽莫,眼前这个人流传得更广的称呼。

“‘科技改变生活’。”泽莫把刚刚变换出的浅褐色中长卷发拉到眼前,一边端详一边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六个字,“就算你会魔法。”

“……我以为,你至少会低调一些…作为鬼影的看护人之一。我想你应该也知道,希尔德有一位拥有和你相同能力的女性,而我们几乎没有任何除此之外的相关情报。但至少,她的能力绝不在你之下——而且她很聪明。”

“噢天呐,一个和我能力相同的女人!”泽莫夸张而又虚情假意地惊叹到,“朗姆洛,这可真是太让人意外了,没想到你竟如此信任我,你都没有质疑过我的身份吗,左膀右臂先生?”

“…你能认识到我会质疑你这一点真是令人高兴。”

泽莫笑道:“好吧,那么看来我只能祝你早日找到线索了。”他说罢拉过肩上的斗篷,就和着笑声消失在了黑暗里。

- -

“见鬼,他们海德拉是从来不给内部换空气的吗?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

黑暗中踏出一个人来,还没看清长相就已经听到了他的抱怨声。罗斯转过头去向她点头示意:“罗曼诺夫女士。”

斗篷里的人应声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红色卷发女人,她抬起双手将头发随意理了理,“嘿,伙计,”她笑着跟一本正经的探员先生打了个招呼,并向他对面一个透明的监禁室里说话,“泽莫,你的这个毯子真方便,能成为独行者还是有道理的。”

“哦,你得说,海德拉的情报工作还不赖,我也觉得‘她’‘确实’很聪明’。”两人的对讲耳机中同时传来托尼的声音。

“噢,托尼。”娜塔莎感叹道。

“呃,我的意思是,我的那个是斗篷,不是毯子。”泽莫也说了一句。

“情况怎么样?”罗斯简短地问。

“不怎么样。”娜塔莎向前走了一步,也站到泽莫面前。

泽莫依然像他刚被捕那天一样,双眼平视前方,保持着淡漠的微笑,和事不关己的安静。

“‘新生之人,得到玫瑰花和电击之后,还会剩下什么呢?’*”

泽莫听到这句话突然抬眼准确看向监禁室上方视线本应无法触及的某处,笑得有点像个疯子:“没错,我也觉得她很聪明。”

- -

“希尔,我想你得马上到我这儿来一趟,刚刚检测到一个巨大的魔法波动,就是当年最终战场的地方,位置相当准确了。”尼克·弗瑞坐在悬浮的椅子上,蹬了桌子一脚向反方向滑过去,处理着面前虚拟屏幕上刚传上来的大量数据。他正打算放大一张图像,却因为办公室里突如其来的光芒和另一个人的咳嗽声手一抖把图给划走了。

“咳咳咳…霍华德咳,我得承认你说得没错,使用魔杖咳咳确实能约束魔力至少会更加准确…”史蒂夫一手撑着墙一边呛着草皮,咳了好一会才缓过气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没看见霍华德。

他很确信这里是霍华德在总部的办公间,但眼前这个人无论是从身高外貌还是穿衣风格都显而易见的不是霍华德·斯塔克。

“……Oh …god………我…我很抱歉…”
“What the mother fu……”弗瑞脱口而出。

你得知道,当你看见你的童年英雄突然出现在面前——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你的在认知里已经牺牲的童年英雄突然出现在面前,甚至还比他在历史中所描写的最后的时间要年轻了那么几岁(弗瑞发誓,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一抬头看见自己身后那些照片眼里真情实感的迷茫失落以及突如其来的困惑和悲伤,他绝对会认为这又是哪个冒充Captain的刚学会传送术的哪个学校的高年级学生狂热粉丝,甚至是个低劣的冒充者,因为他身上沾满了泥土和草,杂乱的金发简直就是克林特前几天摸下来还拿着到处炫耀的巴博鸟鸟窝),你除了震惊就只能感到…好吧他想不到什么除了震惊之外更准确的形容词了。

史蒂夫听到弗瑞说的话,稍稍皱了皱眉,但他认真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那句到嘴边的“Language”咽回了肚子里去。他走到弗瑞面前得体地笑着向对方伸出手,


“你好,我是史蒂夫·罗杰斯。 “




*:玫瑰花和电击梗来自《美丽新世界》


✑天知道我会不会弃【逃

祝每个宇宙的那个百岁老人生日快乐,布鲁克林小甜心,所有人都能记得你